我表面上应和嬉笑,不过心中早就暗暗做了提防,毕竟我们几个是对手。谁知道她们是不是想借机打探我的底细,更何况我始终觉得这个钱思宁深藏不漏,完全看不透的样子。

    只是邹苏雅也笑着说:“是啊,你这次能够再次从阴司回来,必须得庆祝一下。”

    “再次?”钱思宁疑惑道,“难道你以前也下过阴司吗?”

    我装出一副惊恐状道:“瞎说,怎么可能。这个丫头记错了,那是我跟她说的一个梦。”

    邹苏雅领会了我的暗示也假装尴尬道:“是哈,我的记性最近越来越差了。”

    一旁的巴哈看我们几个还在这里不停的讨论什么,不耐烦道:“我说几位,走啊。想起回民街的小吃我都忍不住淌口水了,你们还真能耐住性子。”

    说着还舔舔嘴唇,惹得我们几个一阵哄笑。

    不过等到真的到了回民街之后,只看到巴哈一个人在那里疯狂的扫荡,而钱思宁则左顾右盼的并不买些什么吃的。巴哈可能觉得有些不妥,顺手递给我们一些小吃,钱思宁则笑笑道:“你还是自己吃,我怕不小心中个食蛊什么的。”

    听到钱思宁这么说,巴哈老脸一红说道:“那不能,那不能。”

    本来说请我这个重生的人庆祝一下,结果到了地方完全把我抛弃在了一旁。他们各自干各自的,不过天下女的都能找到共同的兴趣,邹苏雅跟钱思宁看到街上的大商场就跑进去疯狂购物去了。而巴哈则走一家吃一家,完全没有什么停下来的迹象。

    无奈之下我只好自己一个人默默的等在外面,终于在日头西斜的时候,几个人心满意足的回来了。正在我们打算打道回府的时候,钱思宁却提议道:“你们这次来还没有去秦始皇兵马俑去看看,那样的话真是太可惜了。”

    巴哈也附和道:“是啊,是啊。听说这个兵马俑坑是世界十大古墓之一呢。”

    我点点头,心里思量他们说的也对,我们好歹是风水师,来到西安不去一趟兵马俑坑实在说不过去,于是并没有否决他们的提议。

    四个人一起趁着天黑潜入了兵马俑坑道,由于条件艰苦,开发程度也很有限。1号坑道中我们第一次在月光下见到了这些泥陶的秦兵,不过其威风依旧很震慑人心。

    邹苏雅走了一段悄悄地对我说:“师弟,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些兵马俑好似活的一般。”

    我摇摇头,并未说出个所以然来,因为我隐约中也觉得这些兵马俑有古怪。还有整个兵马俑的布局并不是殉葬的布局,而是出征操练的队形,难道这是秦始皇死后的阴兵队伍。

    小的时候,曾经听说秦始皇时期,方术昌盛,很多方士曾经提出过这么个构想,那就是即使不能另始皇长生的那天,也要养一批阴兵在地下继续为始皇开疆拓土,征战沙场。

    然而这一切都在当时的历史中成为了一个迷,随着时间流逝,古卷遗失,大部分的秘密都深埋黄土随着时光腐烂了。正当我为此感叹之际,邹苏雅忽然惊道:“有人摸了我一下。”

    她的声音不大却在我们三个人的耳朵中无限放大,我惶恐地看着离她最近的一尊兵俑。我小心翼翼的触碰了一下却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我疑惑道:“师姐,你确信刚才不是幻觉?”

    她摇摇头急道:“真真的,就是这个兵佣,快替我把它的手砍下来。”

    谁知道她刚说完,那兵佣还真的睁开了双眼笑道:“小丫头,你这还真下死手啊。”

    彩的泥陶从他的身上大片大片的落下,钱思宁见状说道:“他是盗墓贼,不是兵佣复活!”

    我还未反应过来,只听到刚才那个泥陶兵佣拍手道:“好眼力,本来我就是潜进来想摸两件冥器,谁知道我还什么都没找到,你们就偷溜了进来,我便伪装成了兵佣的模样。”

    听到这句话不由得紧绷的神经一松,好在不是千年的兵佣复活,要不真是有的忙活了。不过接下来盗墓贼的话,让我的心又揪了起来。

    “既然你们撞破了我的行迹,那么按照我的规矩,你们就留下来跟这些兵马俑给秦始皇陪葬。”

    巴哈率先笑道:“陪葬,你确定刚才没有中邪或者脑袋坏掉了说出来的话。”

    谁知道盗墓贼冷冷道:“我最讨厌别人这么跟我说话。”

    说着掏出了一把进口的沙漠之鹰手枪,朝着巴哈就接连打了四枪。突如其来的变故把我吓了一跳,不过接下来的事情更让我大跌眼镜,那就是巴哈居然硬生生的从皮肤上抠下来了四颗子弹。

    钱思宁也啧啧叹道:“苗疆灵蛇族的皮肤果然足够坚韧。”

    显然盗墓贼也吃了一惊,但是他很快的窜入兵马俑深处不见了。外面也传来了熙熙攘攘的叫喊声,看来刚才的枪响惊动了外面的巡逻人员。

    钱思宁面一沉道:“没办法了,只能往深处跑了,否则非把咱们四个当作盗墓贼处决了的。”

    我点点头,我们私自闯入未开放的文物墓地,本来就是触犯了法律的,被抓到肯定怎么都解释不清。四个人匆忙的借助兵马俑往更深处的坑洞逃去。只是越往里面越觉得阴森,因为这里面还没有接触到阳光,空气中还有很大的彩陶味道。

    最后却来到了里面的一个坑室,坑室中没有兵马俑只有几片残烛还有一页泛黄的纸片。借着钱思宁身上的夜明珠看清是一个记事本上的纸张,记录了一个民国时期的摸金校尉,误打误撞从饶山的一个盗洞打到这里,却惊人的发现整个墓葬格局并不像是普通人的规格,推测可能是秦始皇陵。然后后面记录的有一些被腐蚀的看不清字迹了,只剩下仅可以辨析出的三个字:鬼虎符。

    巴哈疑惑道:“虎符是秦朝调动军队的凭证,那么这鬼虎符是什么东西?”

    钱思宁冷哼道:“用膝盖想也知道,是用来调动阴兵的虎符,没有想到当年那些方士还真的为嬴政培育了一批的阴兵,那么能够拿到这鬼虎符之人。。。”

    她的话并未说完,但是意思却很明显,假如有阴兵助阵,那么对于风水师来说简直是如虎添翼一般。但是她明明知道这其中的关系,却故意说出来好似给我们三个人听,我反倒是觉得这是一个圈套。

    巴哈嬉笑道:“那还不简单,让我的虫子去找个鬼虎符不易如反掌。”

    说着他默默念起咒语,然后拿出一个小瓶子慢慢的吹了口气,竟然从瓶子中不断的爬出来许多只黑的虫子,开始四散的爬上周边的岩壁。我讶异地看着这一切,心中不由得想,这玄阴门是不是都受到了蛊阎婆的影响怎么都这么喜好玩虫子。

    而钱思宁则不屑的望向了别处,最后她轻声道:“我觉得这面岩壁有问题。”

    我听到她这句话,也凑过去打量了一下,瞧一瞧结构却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邹苏雅在一旁忽然说道:“这个岩壁没有虫子!”

    邹苏雅的话倒是令我如梦初醒,确实她们观察的更细微一些,当巴哈放出那些黑的虫子时,几乎每个岩壁都爬了虫子而偏偏这个岩壁却一点都没有受到虫子的亲赖。

    我赞赏的冲着邹苏雅树了下拇指,只见钱思宁慢慢凑上墙壁用鼻子轻嗅了一下,然后用摸了摸墙壁道:“这座岩壁后注满的是水银!”.一下“点葬”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章节目录

点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死亡闪现的365滚球因雨暂停_外屋滚球365_365后滚球求网址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死亡闪现并收藏点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