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说送谷布去上大学的谷奶奶还是没送成,因为她去送大孙女去了,谷布则是由谷辉带着去的。

    文理大学离一中更近,众人担心谷奶奶的身体,所以让她和谷爷爷去文理大学,一来圆了两个老人的好心,二来也不用担心累着两个人。

    站在公交上的三兄弟,谷正扶着车上的杆子。

    “大哥,是有多远啊,还没到,别跟我说几站,你说说我们做了几站了!不是说三十分钟就能到的吗?这都一小时了。”谷正又一次抱怨,他也不想这样啊,站了这都快有一个小时了吧,连个座位都没有啊简直无语,就一中那边公交也只要半个小时就能到市中心热闹的那一圈啊。

    谷辉伸着脖子往外看,一抹抹熟悉的绿色晃过,还夹杂着似曾相识的建筑物。

    “马上就到了,这回是真的到了。小布拖着箱子,我们准备下车。”

    听到这几个大小伙子一路不停地中气十足地问着答着有多远,开车的师傅忍不住笑笑,小子,你以为三十分钟是真的三十分钟,我可从没三十分钟把这条路开完过。

    “嗤——嘎”车子停下,车轮擦过地面的声音响起。前后的车门打开,谷辉扯着想从前面下去的谷正,“后面,后面。前面有人上的。”

    “别扯,我的新衣服。”

    三个人终于从狭窄的后车门出来。马路对面就是两座紧挨着的看起来颇为大气的学校大门。

    “小布,你看那是你们学校,旁边那个就是我们学校,有空就去找我玩啊。”谷辉指着两座大门说道。

    谷布在心里翻个白眼,大哥,我认字好吗?别说得我不认字似的行吗?

    “哥,你先去放东西吧,待会陪我去报名。”

    “好啊,我这还挺重的,那你们俩呢小布你有东西,小正要跟我去吗?”

    “哥,我歇会,站那么久了,让我休息下,你自己去吧,我们去对面学校等你。”

    赵元夜在校门口左等右等,好一会没看见人,又一辆公交停了,不知道人有没有到?

    等车子再开走,马路对面三个一米八的大个十分明显,等绿灯亮起,他往马路对面穿去。

    “谷辉,你们怎么才到,我等好一会了。又堵车?”赵元夜踢踢谷辉的箱子。

    “哎,叶子,我把你给忘了,这下正好,你带着小布他们去报名吧。我先去放东西,到时候打电话找你们。”

    “还走,哥,我要去你寝室歇着,你捎上我吧,我才一百四,不重的。”

    谷辉拖着虚有其表的谷正去了他寝室,赵元夜则带着谷布往l大去。

    到了学校里面赵元夜才想好称呼,在小布这个称呼和谷布这个称呼里选了更为生疏的一个,谷辉你也得考虑一般人的心情啊,对着这么大一个叫小布,他接受不了,叫不出口啊,还有你们家那个小正,也不小了,真看不出来那小。

    “谷布,你还记的我吗?你大哥以前高中同学,我还去过你家的”赵元夜说起之前的事,扯着扯着人就熟络了嘛。

    “记得,吃撑过,小叶子,我记错了吗?”谷布看着旁边的人走的很急,把步子放缓。

    “额,没错,我们快去报名吗?你是工商院的吧?”赵元夜想起这人说话风格,还是不要跟他熟络了吧。

    “嗯。慢点。”

    刚还觉得这小子大了一岁会体谅人了,这句话一出印象完全黑化,走得慢我还得罪你了,又没让你等我。

    谷布扯住气愤地往前走的人,“慢点,到了,还往哪去,”

    “哪来的小脾气这么大,小叶子,男人有容乃大啊。”

    赵元夜又不争气的红了脸,谁让你连个话都不说清楚,要是说清楚,我会以为你是在笑话我腿短嘛。

    “把通知书给我。你在这等着吧。”

    红着脸的赵元夜实在没有可行度,当下谷布自认为体贴地说:“你看着箱子,脸还红着呢,就在这等着。”

    脸还红着,脸还红着…赵元夜脑子里这句话在刷着屏

    谷布拿着通知书排了几分钟,轮到他的时候填了一张信息表,拿过发给自己的资料包。

    拍拍还在脑子里刷屏的人的头,“想什么呢?怎么老发呆,走吧,我寝室在清三栋527。”

    赵元夜哦一声,拖着箱子在前面带路。

    赵元夜的腿还真不算短,在整个身体比例上,腿绝对占了优势的。但赵元夜不知脸蛋儿长得像李岚女士,身高也挺像的,如今也是快十九的人,但个子比起谷布初见他时至高了几厘米,才一米七三的个头估计也不会再长了。

    谷布在后面慢悠悠的跟着,他们谷家人也是南方人,但祖上确实北方人士,所以这身高一直是远高出平均身高。说不上两步有别人三步那么远,但三步是足有四步那么远的。

    从报名点绕过一个小广场,在往前走五分钟,左转,就是清三栋。

    赵元夜停下喘口气,指着一排楼说,“这是一条的楼都是清苑,一共有八栋,是理科类专业男生住的,对着的这一条是竹寓,我就住在竹三525。”

    “嗯,我知道了。”谷布说完这句从微微喘气的赵元夜手里那回自己的箱子,也太弱了吧,十分钟的路都还不到,“有空,找你玩。我带你去锻炼身体啊。”

    锻炼身体,听到这个词,赵元夜就想起痛苦的高三课间跑步,好像,当初那个跑步的消息也是这个谷布说的。

    “先上去吧,我带你去看寝室啊。你们这栋楼好像都是新生,先占个床位去。”转移完话题的赵元夜哒哒哒地开始爬楼梯。

    爬到五楼的赵元夜可真的是大喘气了,像往常一样对着身边的人抱怨,“五楼好难爬啊,去了半条命了。”

    后面提着几十斤大箱子的谷布,沉默了一下,一脸平静地说,“嗯,我也这么觉得,挺难爬的。”

    “就是,就是。”说到这戛然而止的赵元夜,难个鬼,气都没喘,你糊弄谁呢赵元夜这下是真的不想再和谷布说话了,你说怎么有这样的人,说什么话都能听出打击人的意味来?

    沉默地带着谷布到他的寝室,527正好没有一个人,也不去管谷布要睡那张床,本来想着帮忙铺个床的赵元夜丢下一句,“你自己挑个床收拾吧,我去给你哥打电话。”

    赵元夜关好门,走到走廊的一头去打电话。

    “谷辉,我带你弟到寝室了,在清三527,你来接他吧。”

    听到赵元夜的语气闷闷地,谷辉笑着说:“被噎到了吧,这可是自己人难得的待遇,他就说话有点刺,熟了的人还想着跟他在一块呢,还是很体贴的嘛。”

    “好吧,但把关心的话说的比气人的话还厉害,也是佩服了。我的小心脏已经被严重打击了,你快来带走他,神一般的存在”赵元夜无奈地说。

    “就来,就来。你不用帮他收东西,他自己挺勤快的。”谷辉说完挂了电话,召唤跟谷辉早来的室友聊的不亦乐乎的谷正,两人朝着l大去。

    谷辉和谷正到的时候,谷布把寝室卫生已经搞好了,地板也用老拖把拖得亮闪闪。他的东西并没有拿出来,只占了靠外的上铺。四人间的床都是上铺,让喜欢睡下铺的谷布也没得挑了。

    赵元夜靠在一张谷布擦干净的椅子上玩着手机,看来谷辉说的还是有理的,忽略那张嘴,人还是很好的。

    谷辉和谷正挑了张椅子坐下,各自掏出手机,默契地开始玩手机里的游戏。

    洗完拖把的谷布看见莫名多出的两个,来的还挺快。谷辉和谷正手里的手机是一个款式,他的裤子口袋里也正好有一支黑色的,不同于两人对游戏的热爱,谷布这个玩惯大屏的人,看着手机屏幕就难受。

    “好了,去吃饭吧。”谷布踹踹谷辉的椅子腿。

    “等会,等我玩完啊。”谷辉专心致志盯着手机。游戏over后四人就随着赵元夜去吃饭。

    l大食堂的饭菜的味道比理工的好,但是也就那样,四人只有两小的盘子比较干净。

    吃过饭后,谷辉领着谷正回了一中那边,还有三天才开课,谷辉还想再饱撑几天呢。

    赵元夜继续领着谷布逛学校,因为赵元夜学会开口只提风景啥啥的,谷布对于停停歇歇也没反应,赵元夜逛的还是挺开心的,平常也没人陪着他逛,寝室里的人都宁愿去打球或者玩游戏、逛吧什么的,跟他不在一个频道上。

章节目录

重生之谷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寡言少语的365滚球因雨暂停_外屋滚球365_365后滚球求网址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寡言少语并收藏重生之谷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