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竹点点头,也不强行去寻找他们所说的奇怪声音,只随着燕知了的方向,准备将注意力集中在模糊的路面,只是她这一低头,即发现地上似乎有一条条模糊的黑影在缓慢移动,还未辨认出那黑影是何物,紧接着,下一秒,南宫竹就感觉脚踝处有阵阵凉意,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脚踝处蠕动,当她感觉到那个东西似乎咬住了她的袜子时,再也无法忍住,叫出了声。

    南宫竹这一叫,燕知了都慌了声,忙向南宫竹手指着的地方望去,只见一条约一尺长的黑蛇正张大着嘴巴,细长的舌头在半空中舞动,而这蛇的脖子被两只苍老的手紧紧捏住了。梅子黄随手一甩,蛇从树上猛地弹起,最后掉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梅子黄淡淡道:“只是一条毒蛇,已经死了,不要怕。”

    燕知了此时似乎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道:“师傅,我明白了,那是蛇发出的嘶嘶声,肯定有一大群蛇已经向我们游来了。”

    梅子黄点头道:“已经来了。”

    南宫竹抖了抖脚,想起那恶心的蛇,还觉后颈发麻,又听他们说还有一大群蛇,直害怕的往梅子黄身后躲,燕知了忙挡在她身前,信誓旦旦道:“小竹姑娘,别害怕,我会保护你。”

    金银一边一刀剁了一条蛇,一边大叫:“蛇太多了,小祖宗,你快跑吧。”

    不过转眼间,目光所及之处,已被群蛇包围,不过片刻,更有一条条手臂长的细蛇从树枝上飞下,伸着长长的舌头,探向几个人。

    蛇虽小,却异常灵活,又占了数量优势,片刻间,梅子黄等人就有些应接不暇,金银与燕知了等人早已自顾不暇,手忙脚乱起来,而梅子黄毕竟年纪大了,才动了会会,就喘起了粗气,有些体力不支。南宫竹略略分析了下形势,也只有这位从不说话却每次都一手劈飞数条蛇的黑衣男似乎比较可靠,机灵的她忙躲到了司空也身后,司空也迟疑了下,拔出了长剑,倒也将她四周防的滴水不漏。

    又过了片刻,燕知了喘着气叫道:“师傅,您老人家是天下第一高手,不能让几条小蛇就把你打败了啊!加油,师傅!”

    梅子黄没空理会他,一边应付层出不穷的蛇,一边为对付蛇而伤神,急得满头大汗。

    “啊!”不过片刻,就听到了长生的惨叫,梅子黄远远的看见长生的手指露出了两个红点,许大夫忙上前给他洒了点药粉,旁边的老汪大声叫道:“庄主,这鬼家伙太多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南宫竹满脑子搜寻着看过听过的有关蛇的书和事,燕知了等人又后退了一步,外面的蛇在他们四周围成了一个小圈,伸长着红色的舌头,像看一道美味的点心一样,看着他们。一束火光从南宫竹眼前一闪而过,一本有关蛇的书出现在她脑海中,火,火,火.....

    “对,火,火。”

    燕知了急道:“小竹姑娘,什么火?你是不是有对付蛇的办法,别急,慢慢说,不急。”

    南宫竹咽了口唾沫,道:“我看过一本唐朝时期的《飞禽走兽》之《蛇族异志》,那书上说蛇成于天地混沌之初,种类繁多,多含剧毒,书中还说所有的蛇皆性寒,怕火,怕热,我们可以砍掉树枝做成一支支火箭,射向蛇群。”

    “真的吗?”燕知了拿过老汪手中的火把,左右手各一个火把,飞身在蛇群中翻了个跟头,只见火光所及之处,大蛇小蛇纷纷躲的远远的,跑得慢的蛇遇火则“吱吱”直叫。

    众人不觉大喜,老汪直叹道:“这蛇真肥啊,一身的油,火一点就烧了,噼里啪啦,烤得还真香。”

    梅子黄点头道:“很多古墓会用蛇油做灯油,可以点很多年。”

    “我越来越崇拜小竹妹妹了。”燕知了踢了老汪一脚,骂道,“死老汪,傻愣着干啥,赶紧多砍点树枝过来,我们先来个篝火晚会,再来个烤蛇宴,都说蛇汤大补,烤蛇肯定也不赖,今晚晚饭都可以省省了。”说着,调皮的他手持着火把又在蛇群中来回窜了几趟。

    老汪笑道:“老六,你跟蛇显摆个啥,待会来个母蛇王,抓了你做蛇王后。”

    燕知了也哈哈笑道:“要是蛇王有小竹姑娘这么好看,我就答应做她的东宫娘娘。”

    许大夫也忍不住笑道:“再生一群长着知了头,生者蛇尾巴的怪物。”

    燕知了又贫嘴道:“许叔这是□□裸的物种歧视,佛祖常说众生平等,要知道女娲娘娘还是人面蛇身呢!”

    自从知道蛇的弱点后,再多的蛇也不棘手了,燕知了、老汪等人又开始有说有笑起来,说笑间,十来只火箭已完成,兴起的燕知了和老汪还在蛇群中架起了十座火堆。燕知了一个拔腿,十只火箭不偏不倚射中火堆,选得都是些易燃的树枝,火堆遇了火引子,眨眼间,全都噼里啪啦的烧了起来,突然而来的大火打乱了蛇的秩序,成千上万条蛇如丧家之犬,四处乱窜,有的躲进了树林深处,有的钻进了地洞,逃命去了,还有一部分命不好的被烤的黄黄的,在地上翻身打滚,“吱吱呀呀”,烤焦的蛇香味扑鼻,燕知了用剑挑起一条蛇,闻了闻,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梅子黄看着调皮的徒弟,好气又好笑,道:“老六,老汪,你们俩别把林子烧了。”

    金银在蛇尸体上狠狠的踩了几脚,狠狠道:“烧了它们的老窝才好,这东西太毒,差点咬死我们了。”

    南宫竹笑道:“金银,梅庄主担心火烧了林子,会殃及四周的村民。”

    梅子黄赞许的点点头,心中感叹这姑娘不仅聪慧,还有揣度人心的好本领,如此看来,与杏雨的柔弱又是截然不同的,再细细看下,她虽然有着和杏雨一模一样的脸,但是这张脸却与杏雨给人感觉不同。杏雨温柔善良文静,心事重重,就像春天的雨,下在人心,让人着迷却又无比惆怅,而火光下的南宫竹,一颦一笑都是纯净明亮,又有点调皮,就像冬天的阳光,暖意浓浓,即使在生死一线的时刻,她依旧不慌不忙,冷静的想着办法,她的声音就像溪涧的泉水,叮咚叮咚欢快活泼,确实,她的活泼与开朗却是杏雨所不曾拥有。

    “小竹儿,蛇还有什么习惯和弱点,你也说给我听听。”

    “蛇冬季会冬眠,现在春天到了,正是蛇群苏醒外出觅食的季节,书上说蛇的种类有壹仟零捌种,三分之一五毒,分布在各地,而有毒的那一部分主要是生活在西南和云南等多山多林的地方......”

    蛇跑了,众人继续前行,燕知了缠着南宫竹讲蛇的习性,南宫竹虽然走得有点累,却也异常兴奋,今天的际遇是她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生活,刺激又有趣。而她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见到蛇,还见到这么多蛇,以前的她只能在书中,在画中,看看这些蛇和这些树木的样子,书中画中所看到的毕竟虚无缥缈,远不及真实接触所带来的触感,南宫竹感觉自己的人生已经进入了全新的阶段,与以往的十五年全然不同,心情好,讲起故事来,也是特别开心,燕知了钟情于她,自然听得认真,许大夫痴迷于医学和药学,蛇本是药的一种,蛇毒又是大夫的一大难题,所以,许大夫听起来,也特别用心。

    老汪虽然因为云朵的事,对这位半路遇见的南宫竹依旧心存芥蒂,但是习武之人,本就较常人更心胸开阔,接触之后,发觉这位南宫姑娘也是可爱有趣的很,不知不觉,已把她当成朋友般对待,尽心照顾。

章节目录

不怕,大叔抱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旺财爱吃肉的365滚球因雨暂停_外屋滚球365_365后滚球求网址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旺财爱吃肉并收藏不怕,大叔抱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