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舞台之后,苏影的日子又一次回到了波澜不惊的,除了那不知何时会到来的人生旅途的终点站。

    在熙依旧沉浸在失恋之中还未振作起来,安宇泽见在熙整日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实在看不过去,将苏影约了出来。

    “你就是苏影?还真是大名鼎鼎啊,最近光是听你的名字我的耳朵都快长出茧来了。”刚一见面,安宇泽便语气不善。

    苏影有了一瞬间的愣神:什么情况?这架势是兴师问罪来了?

    不知为什么他突然觉得这句话听起来特像两个女人开撕之前的冷嘲热讽。

    “有什么事开门见山吧,你约我出来总不会只是喝咖啡叙旧而已,况且,我们好像也没旧可叙。”前辈又怎样?就是不用敬语,刺激不死你!

    比气场,他幽灵怕过谁?

    其实凭着安宇泽的修养本不致如此,奈何最近他的确是被接二连三的刺激弄得快疯了。任谁和心爱的人聊天对方却三句话不离另一个男人都好过不了多少,更何况后来还有那么多事。

    最关键的是看着在熙现在的样子安宇泽是真的心疼,而造成这个后果的罪魁祸首就是苏影!这让他还怎么淡定?

    苏影的不用敬语再一次准确的敲中了安宇泽那根脆弱的神经:“喂!你小子怎么对前辈说话呢!”

    “这样说话怎么了?觉得我应该用敬语是么?被一个后辈这样和你说话很不习惯?”苏影也是半分没打算客气,“我希望你在和我说话的时候,收起你那套前辈的架子!首先,这段感情里,你才是第三者。其次,能够让我用敬语的人,只有两种,一种是我的长辈,另一种,是死人!对逝者用敬语,是表示对生命的尊敬。看你的年纪,应该还不够当我的长辈,还是说,你那么想变成一具尸体?”

    安宇泽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回应,加之苏影的话颇有些刺耳,结果一时情绪激动,朝苏影一拳挥去。

    看得出安宇泽小时候也练过跆拳道,这一拳很是有些气势,却是被苏影轻飘飘的接住!

    “市面上流传的跆拳道用来强身健体确实不错,不过想要和一名屡经生死的老兵动手,你还差些火候!因为真正的杀人技,现在的你,学不到!放心,我可从没想过要你的命,你不用害怕。杀了你又没钱赚,我懒得为一些无聊的小事浪费力气。”

    “你……”安宇泽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一句英文粗暴的打断。

    “对不起,这位先生。会客时间已经过去了,接下来我希望可以占用我的这位老朋友一点私人时间和他好好叙叙旧,不被打扰的那种,可以吗?”

    苏影看了眼说话人放在安宇泽肩膀上的那只胳膊,轻轻揉了揉太阳穴,一副很头疼的样子。虽然是疑问的语气,可那人的话里很明显命令成分比商量要多的多。苏影绝不怀疑,只要安宇泽给出否定的答案,下一秒绝对会被那双手扔出老远。

    “你就别吓唬人家了,他就算真不答应,你难道能真个把他扔出去?人家怎么说也是当红的明星,时刻都有数不清的眼睛在盯着人家,你也不想自己的照片出现在明天的各种娱乐新闻的头条吧?”

    那人没有理会苏影的调侃,“上我的车,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好久没回来了,我还真有些怀念了。”苏影环顾着“午夜”,有些感慨。

    “是有一阵子没回来了。”那人附和。

    “说吧,我的兽人大队长。不好好干你的老本行怎么又跑回来了?”

    没错,打断安宇泽的正是兽人。

    兽人递给苏影一个盒子,“客串了一回快递小哥。东西有点特别,没人敢跑这一趟,只好我们来干了。”

    苏影打开盒子,之间一条钻石项链静静的躺在盒子里,熠熠生辉。

    苏影了然,合上盖子,“难怪,库利南啊!这要是万一漏了点风声出去,绝对有一大群想要发财的家伙趋之若鹜,这一路上能太平才叫见鬼。怪不得没人敢接。谢了啊,对了,你们没遇上麻烦吧?”

    “还好,没走漏消息,一路上还算太平。我说兄弟,这佣金你打算怎么算?这趟活我们的压力可不小,怎么说也是库利南同款,和1919年的那个有的一比,你知道有多少人眼红着呢吗?”兽人一副财迷相。

    苏影白了他一眼:“你们接任务的时候就没收佣金?”

    “熟人嘛,总要开个方便之门,我们允许你事后付账。”

    苏影拍掉兽人伸到面前来的爪子:“心知是熟人你还跟我来这套,我看你是还惦记着那几瓶酒呢吧?酒柜就在楼下,想拿就拿,又没人拦你,本来就是你的。”

    兽人一把搂住苏影的肩膀:“还是兄弟了解我,不过……这个……你知道,我手下的队员们总还是要……”

    苏影淡淡道:“有歌一首,你爱要不要。”

    兽人正色:“我已经知道了,谢谢你,我很喜欢,我相信他们都会喜欢的。”

    “我相信,因为这是我们的故事。”

    “那你自己呢?真的没办法了吗?”

    兽人没提在熙的事情,苏影当然不会以为兽人真的不知道。或许,只是不知从何谈起,于是干脆避而不谈。

    时间铸就的默契。

    “听着,兄弟,我知道这个结局或许很蹩脚;但是,怎么说呢,或许这就是命运吧。”苏影展颜一笑,他倒是看的很开。

    “你还真是变了,以前你可是从来不信命运这一说的。”

    苏影张开双臂:“所以,你看,现在惩罚不是来了么?”

    “这么悲观可不像你。”

    “随你怎么想,我一向不太乐观。”

    二人对视一眼,同时大笑。笑声有些肆意,有些张扬。

    连时间都在变,又有谁能一成不变呢?

章节目录

幸福如沙抓不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漫迟迟的365滚球因雨暂停_外屋滚球365_365后滚球求网址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漫迟迟并收藏幸福如沙抓不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