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广白这段日子过得不好不坏,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周茹,人多么强大,生活会渐渐习惯,疼痛也会逐渐麻木。

    谁离开谁不能活啊,日子还是要照样过。

    中间有一趟他回去过半山别墅,漏了一份文件在那边,白姨还是会照样让他进去,他也还是会进他们以前那个房间,那天白姨递了一个箱子给他,说是整理房间的时候整出来的,陈广白打开箱子一看,当即手就软了。

    一副两个人去过各地游玩的照片拼凑成的爱心,由几百张图片拼成,每张照片都是他们曾经的回忆,有他们去深浅时候在海底接吻的照片,有他们去雁荡山爬山时候留下的笑脸,还有在大学街角的回忆,有在小吃街后面吃变态辣鸡翅辣的眼泪水都掉下来的那一瞬间……每一张照片都代表了他们一起走过的四年,当时他们毕业后的第一个生日,周茹把这五百张照片做成爱心送给他当礼物,全部都是她手工自己制成。

    陈广白拎着这一箱东西上了车,开车去了附近的山头。

    车再往上上不去了,陈广白于是抱着箱子上山,他最近几年体质不同以往,已经开始觉得疲惫了,累了就停下歇歇,然后继续爬,等到了一处视野开阔处的时候,他停了下来,然后拿出随身携带的铲子挖了起来,等挖的差不多的时候,他把那个箱子里面的东西拿出来,然后慢慢放进去。

    “人没有了还有记忆,以后我死了也葬在这里。”

    陈广白下山离开的时候发现被一辆车跟踪了,那车其实已经跟了他一路,放在以前早已经发现了,今天他心不在焉,一直到对方四辆车逐渐将他包抄他在回过神来。

    逼近弄堂里了,一个上了年纪大约五十岁左右的男人下车来,谢顶,龅牙,长得能这么丑的不是程老是谁,程老年轻的时候也是命运多舛,一直在s市混不开,到了老了反倒给他抓住你了一个机遇,抓住了互联网发展的高速期,程老底下有一个手下是能耐的,帮他打拼出了媒体渠道,微博上一些八卦娱乐类本地大v就是这人一手运营,发条广告都有十来万收入,光这点当然不够,白的就交给手下去玩,他自己还是干些打打杀杀不入流的事情。

    当初何娜会找上程老,就是看中他手上几个大v号和旗下公司操控舆论的能力,但没想到被陈广白后来找着机会翻身,连带着他公司被官司缠身,好不容易赔了钱出来,回头发现公司也被人掏空了。

    程老下车来敲了敲陈广白的车窗,做了个手势,意思是下来我们聊聊。

    陈广白没动。

    程老穿着皮鞋的脚用力踢了陈广白的车一脚,哎呦疼!程老脸抽搐了一下,大骂道:“陈广白,你聋呢?还是没胆?”

    陈广白突然打开车门,力气还不小,程老猝不及防之下连退好几步,手下在旁边拉了程老一下:“程老您当心。”

    陈广白关车下门,站着看着程老,突然笑了:“好久不见,程老,最近过得还好吗?”

    还笑的出来!也行,现在多笑笑,恐怕之后就笑不出来了!

    程老露出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拜你所赐,家产没了,现在每天街头流浪,你说过的好不好?”

    陈广白说:“那真是惨,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

    真是好气度啊,连程老都不得不佩服陈广白的淡定了,果然能从几年功夫爬到今天这个位置的人都是有点能耐的,他此刻手上拿棍,七八个人把他围在巷尾他都不怕,还能和他谈笑风生,这种本事,程老打心眼里还是佩服的。

    可是佩服有什么用,这世界上一报还一报,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

    。

    “绑起来。”程老大手一挥,冲着陈广白露出一个笑来:“我们兄弟算起来也好久没见面了,趁着今天有空,好好坐下来叙旧一番。”

    陈广白被带到了一个废旧的工厂,程老的手下给程老搬来了一把椅子,程老在椅子上坐下,陈广白被反绑住双手,整个人固定在一根柱子上。

    程老移动椅子靠近陈广白,拍了拍他的脸:“你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现在你这么有钱,出门还不带保镖,不怕别人劫持你啊。”

    陈广白说:“谁会那么无聊。”

    “我啊。”程老看着陈广白,突然换了个话题:“何娜死了,你知道吗?”

    陈广白没什么反应,很冷淡的回了一句:“是吗?”

    程老突然哈哈笑了:“你这人,果然够狠,都不问问她是怎么死的?”

    “有什么好问的,你现在不是替他报仇来了吗?”一报还一报,很正常。

    程老摇了摇头:“她陪你半年,你这么对她,她这段日子遭受了多少压力,出门被人指着鼻子骂,互联网上那群人都在人肉她,有些人专门往她家里寄恐吓信,难听话数不胜数,身边没有一个朋友,整天关在家里,她抵抗不住压力终于割腕,你开心了?”

    陈广白眉眼不动:“她错不该认识我。”

    “对啊,是不该认识你啊,她就陪我睡了几个晚上,我这个人尽管没良心都知道心疼,我虽然样子长的不怎么样,心倒也还是人心,哪里像你,衣冠禽兽啊。”

    陈广白不想为自己多说什么,他现如今变成什么样子他自己最清楚,人心是会越变越狠的,心不狠他早在当初就被王总那几个人给暗地里不知用什么手段给灭了,哪里还能走到今天,这世界上有人标榜自己仁义道德,他就从来不往自己身上贴这些标签,何娜死了怪谁,这世界上谁受到的挫折比谁少了,她不能挺住,怪谁?不过死了也好,一了百了,也没这么多烦心事。

    程老摇摇头,这个人讲不通,做生意的是不是脑子都长得和别人不一样啊?没点义气没点感情!

    “你想怎么样?”陈广白开口,“要钱,还是要命?”

    ……

    “要钱,还是要命?”周茹听到电话里陈广白有点凉的声音穿透那端的电话线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

    她愣了愣,这通电话应该是陈广白不小心摁通的,那边并不知情,这么听下来,陈广白应该是被绑架了。

    周茹很冷静,他用座机拨打了报警电话,把事情全部说清楚之后她挂了电话。

    然后又给陈广白的总助林峰打了一个电话,那边林峰找不到陈广白快要发疯了,今天下午还有一个国际会议要开,老外已经连上线了,却迟迟找不到陈广白人,只能先安抚好老外,林峰心里其实真的有些急了,他太懂陈广白了,陈广白是一个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影响事业的人,尽管这段日子状态再差,该他做的事情依旧一丝不苟的完成,堪称人类楷模,可现在这个会议如此重要,陈广白没有道理会不见人,除非他遇到事情了。

    可找不到人要怎么办,他也只能干着急,就在这个时候林峰收到了周茹的电话。

    周茹已经怀孕三个月了,婚礼还没办,听说结婚证已经领了,陈广白不想知道周茹的消息,可在他们这个圈子里,前妻这个身份多少还是会有多嘴多舌的人来他耳边嚼舌根,真快啊,她那边已经开花结果,这边还是孤家寡人,其实说起冷心冷肺,周茹真的是他见过的女人当中最没良心的一个,说放下就是真的放下,一点身为女人缱绻柔软的心思都没有

    。

    遇到周茹算是陈广白的幸运还是不幸运呢,如果最后知道结果是走向灰暗,那当初还不如不遇见,要林峰说,人生就是从低处走到高处,那才让人对未来充满希望,要是一眼可以遇见的灰暗,那何必让生命中曾经出现过遐想,那样将衬得余生多苍白啊。

    接起电话,周茹声音冷静:“陈广白出事了,我已经报警了,你最好赶紧想办法去救他,不然迟了会发生什么谁都说不准。”

    林峰一愣,然而给他发愣的时间真的不多,林峰赶紧回过头来,联系了几个人,第一时间搜集情况准备去解决陈广白了。

    ……

    程老说:“签了这份协议,公司转到我名下,然后你就可以去死了。”

    陈广白说:“好。”然后拿起笔开始签字。

    程老和他的手下面面相觑,这么容易就答应了?

    陈广白签好字,程老拿着刀皱了皱眉,太顺利了,让他心不安定。

    然后下一刻警笛声大作,门外已经被警察包围了。

    等到陈广白被解救出来,他的脸上依旧是和之前一般淡定的表情,看了一眼被警察扣押住手腕的程老,陈广白脚步一动走到他面前:“你是个有良心的,算何娜眼睛没瞎。”

    程老瞪着陈广白。

    陈广白还微微的笑了:“不过就算她没瞎,让她重新选一回,她恐怕还是会选我。”

    “如果知道结局是这样肯定就不会了,你这个男人一般人真的惹不起,何娜惹不起还是躲得起的。”程老说道。

    “对啊,离我远一点吧,连我都想离自己远一点,可是有什么办法。”

    程老问:“你知道有人会来救你,所以你才那么淡定的把名字都签了?”

    陈广白摇摇头:“我不知道,当时我是真的想,死了也不错,可惜,你还是欠缺了一点享受福气的运气。”

    陈广白说完转身走了。

    ……

    坐在车上的时候陈广白打开了手机,通话记录最上面显示的周茹的名字让陈广白一愣,周茹的电话快捷键是“1”,应该是动的时候不小心摁倒了。

    “是周茹和你说的?”陈广白问坐在一旁惊魂未定的林峰。

    林峰点点头。

    陈广白在林峰的注视下把周茹所有的联系方式都删了,包括电话号码、微信、qq号等等,凡是能联系的到她的方式全部都删的一干二净。

    林峰问:“你这是干什么?”

    陈广白放下手机,闭上眼睛,过了半天才慢慢回答道:“我在戒毒。”

    只要还有机会接触到和她任何有关的方式,就会不受控制的想到过去,心里就会有个声音在拾掇他再度靠近她,可是他已经不能再打扰她了,过多的打扰都是阻挡她幸福的绊脚石,他既然已经是过去式,那就做好过去式该做的事情。

    他以前奇怪为什么分手了要删除联系方式,多幼稚啊,难道删了联系方式就能不痛苦?当然不是的,该痛苦还是会继续痛苦,只不过他作为想不开的那一个人,只能用这种手段慢慢戒。

章节目录

渣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喜欢的365滚球因雨暂停_外屋滚球365_365后滚球求网址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喜欢并收藏渣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