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景逸丝毫没有停留,在苏唯一身后穷追不舍。

    而众人见两人来离开,心中也是一惊,三九更是担忧的看着苏唯一离开的方向,想追上去,可是想到自己要是离开了,难保九幽那边不会做什么动作。

    而绿魅和蓝可儿众人见龙景逸居然追了上去,这不像是龙景逸的风格啊,心中疑惑。绿魅留下蓝可儿照看,也追了上去。

    而六大门派的人见苏唯一将龙景逸引走,魔教的人也有些跟了上去,厉山和花漫雨当即也跟了上去。

    苏唯一在云岚宗中不停地穿梭,龙景逸锁定苏唯一的方向,丝毫不落于下风。

    苏唯一脸色越来越白,汗滴顺着脸庞慢慢的滑下,几缕耳发打湿被黏在脸上,苏唯一此时根本就注意不了这些。

    刚与龙景逸打斗的时候,苏唯一体内的内伤有被牵扯了出来,刚中了龙景逸一掌,苏唯一此时身体内的状况非常的不好。

    而龙景逸依旧在离苏唯一不远的地方与苏唯一一直保持着距离,苏唯一拼命的往山上跑去。

    树枝刮在身上,显露在外面的肌肤被枝条刮得生疼生疼,苏唯一此时根本就来不及去躲避那些伸出来的枝桠,脸上稚嫩的肌肤被隐隐的擦出了一些血珠。

    此时的苏唯一根本感觉不到疼痛,脚步根本就不敢停歇,脸色煞白。

    到了云岚宗的后山上,苏唯一的脚步骤然停了下来,看着自己面前的一切,一片白茫茫的万丈深渊。

    苏唯一顿时感到有些头晕目眩,转过身来,龙景逸就停在离自己的不远处。

    面上的冷意,让苏唯一的心凉了再凉。

    整个空旷的山顶上就只有两人的身影,孤零零的站在对面。

    苏唯一却笑了,笑的那般笑靥如花。

    龙景逸看着有些痴傻的苏唯一,淡淡道:“我说过。我不会手下留情。”

    “是啊,所有威胁你的人,坏了你事的人都该去死,对吧。龙景逸。未央城的时候,你出卖我一次,云岚宗的时候,你伤我一次,算上你救我的两次。我真的不欠你什么了。”说着,苏唯一的嘴角浮现出淡淡的苦涩,看着龙景逸的目光中却也带着丝丝的疏离,不似曾经那般的空远,每次见到龙景逸的目光总是带着那般的兴奋与激动。

    苏唯一深吸一口气,双手垂在两边:“龙景逸,你不是要的命嘛!就在这里,你有本事就过来取吧!”

    龙景逸不禁蹙眉,随即又好像想到了什么,嘲讽地看着对面一脸大义凛然的苏唯一:“真正的王妃娘娘。应该是一个深闺里的大小姐,从小不同武艺,而我面前的王妃娘娘却是一个深通武艺的高手,从一开始,你出现在我身边,恐怕就是别有目的的吧,不过,恐怕我是要让你失望了!”

    龙景逸的话就像是一个大锤一样,狠狠地一下又一下的打在苏唯一的身上。

    苏唯一眼中似有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随即只是淡淡的勾了勾嘴角:“是啊。我一切都是怀有目的,从一开始接近你,龙景逸,是不是这样。你就满意了。”

    龙景逸没有回答,那一身淡然陌生的气质,竟让苏唯一觉得这一刻自己似乎从来就没有认识过他,没有认识过,这个曾经叫做龙景逸的男子。

    苏唯一的嘴叫扯的有些生疼,肩膀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再不医治,恐怕就是要废了吧。

    “龙景逸,你是不是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龙景逸,我叫苏唯一啊,苏是苏唯一的苏,唯一是独一无二的唯一。

    龙景逸,你叫什么名字啊?

    龙景逸,你干嘛那么凶。

    龙景逸,你看……

    龙景逸,你等等我……

    龙景逸,龙景逸……

    而龙景逸那溢满了杀气双眼无言的向苏唯一宣示了他的答案。

    苏唯一顿时说话都变得有些有气无力。

    “是啊,你此时应该是恨不得杀了我吧。”

    龙景逸淡淡挑眉:“如果你肯告诉你到底是谁?又或者是谁派来的,或许我会让你死的痛快点。”

    苏唯一不禁笑出了声来,龙景逸,我告诉过你,只是你不信啊,这个世界上,你是我第一个坦露身份的人,可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毁了我。

    “横竖都是一死,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嘛!龙景逸,你不是天下第一杀手嘛,你不是邪君的弟子嘛,来吧,杀了我,你的目的就能达到了。再也没人会阻止你了。”

    “你就这么想找死!”龙景逸眯着眼,一身白衣胜雪,在苏唯一的眼中渐渐地变得有些模糊。

    “今天你我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趁我还没对你做什么,你赶紧杀了我,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后悔莫急的!”

    “是啊,龙景逸,你不是说过,曾经威胁你的人都死了吗,今日在我这里,还你一个圆满。”

    “我真是想不通,六大门派的人给了你什么好处,竟让你愿意用性命去交换,还是我认识的王妃娘娘就是一个愿意为她们付出生命的人呢!”龙景逸这话带着三分的嘲笑。

    “龙景逸,原来还有你也不知道的事情了。想知道?打过我再说吧。”苏唯一右脚微微后退一步,慷慨赴义的站在龙景逸的面前。

    龙景逸轻轻一哼,眼中闪现出一道冷芒,双手似掌,向苏唯一击去。

    两道翻飞的白色身影在山顶交缠在一起,苏唯一的脸色越来越苍白,面对龙景逸的攻击,速度不由得慢了下来,小腹、肩胛处受了好几处伤,鲜血顺着喉咙喷薄而出。染满了胸前的衣襟。

    嘴角还留着鲜血,苏唯一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挣扎着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身白衣胜雪的龙景逸,咳嗽了两声,鲜血从胸中流出。

    “龙景逸,你怎么下手慢了这么多,来啊,我还没死呢!”简简单单两句话,苏唯一都感觉自己的胸口在隐隐作痛,似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撕心裂肺的拉扯着自己。

    苏唯一抬起手,率先向龙景逸击去。

    这时,花漫雨、厉山和绿魅都到达了山顶,眼看着苏唯一向龙景逸最后一击。(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随身空间之商女唯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白若水的365滚球因雨暂停_外屋滚球365_365后滚球求网址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若水并收藏随身空间之商女唯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