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10.8发布)

    刚刚敲完圣骸的最后一章,听着《氷点》那首纯音乐写完金长留的梦和最后看见的世界,真的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这是我笔下写的最长的一个故事,终于在今天由我亲手为它画上了一个句号。

    结局圆满与否,我自己觉得这或许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金长留的“死而复生”是大纲里早已既定好的,虽然有点儿不复合这本书的逻辑,但她象征的是末日后一个全新的时代,一个满是希望与光明的时代,她从黑暗与死亡中复生,便意味着那样的一个时代的出现,所以不会真正死去;而那道陨落的流星,是林默也好,生物设施也罢,都意味着深黑绝望的末日时代的离去。

    在将近七个月的时间里,林默陪伴了我七个月,而你们也同样陪伴着我,陪伴着林默度过了这个七个月,在这样的七个月之中,林默从一个贪生怕死的家伙成为一个从心底里就强大起来的真正战斗者。

    他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有自知之明的普通人,这个世界之上不是所有人都能在危险关头就能霎时间由普通变成不普通。

    林默也有他的金手指,或者说主角光环,但它们只能让人更利于生存下去,而成为真正的强者,必然是心态上的转变。

    这需要一个过程。

    也不是一个人鼓起勇气就能真的毫无畏惧。

    我写的这是这样的一个人,或许未能尽善尽美,也未能让绝大多数人满意。

    我觉得现在的我,已是尽力将这个人本身写到最好了。

    但我也不得不承认,正是因为这一点,这本书的成绩是相当的不好,可以说是扑街之中的扑街,在此,我便要继续感谢我的编辑远征大大,真的感谢他,哪怕我如此扑街,待我仍然不薄。

    这本书的缺陷也很多,许多地方可能读者们自己就能发现,也有很多可能读者很难察觉,有些地方我为了故事性的延展,甚至舍弃了一些合理性,但我已尽量将每一个坑都填下去了,而我个人觉得,文学这玩意儿,重在表达与表现形式,某些边角的合理性,让步或许也是可以的——嘿嘿,我这是不是在自己给自己找台阶儿。

    但我不能保证,我的书不会有任何bug存在,这本不能,上本不能,以后的所有,都不能。

    至于这个故事接下来,无论是宇宙战争还是其他的什么,对于这个故事来说,都与圣骸、都与末日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因此,到此终结,是应有之意。

    然后,就是新书,新书将在十月八号上传,躲过惊天动地的十一节,新书类型是无限流,我在本书汲取的经验、学习到的方法,都会在下一本书中尽可能的展现出来。

    当然,换句简单的话说,我觉得下本书写的会很好看。

    好吧,我很无耻。

    既然我已经这么无耻了,那就在此,继续向众位大大替新书求一**荐票和收藏。

    新书《位面特派员》,仍然在起点,十月八号发布,本小作者在此恳请大家移步一观,能将全部的推荐票投给新书。

    因为对于一本新书来说,推荐票和收藏,真的很重要,我好想上榜单前十、好想不扑街,能兴高采烈的去写完一本故事。

    新书的成绩,也必定关乎新书的长度。

    当然,我在此保证,我的故事,仍然以剧情为重,希望大家喜欢《位面特派员》,让我这个扑街尽量别这么扑下去了。

    再次感谢大家,感谢全订的所有人、感谢支持这本书的人、感谢每一张推荐票、每一张月票和每一个收藏还有每一个订阅,但如果要一一写出来,真的太多了,不止订阅的,我还清楚有很多人或许没有订阅,但也每天不落的为这本书投票。

    我向诸位保证,我记得每一位一直支持着我的读者,虽不能在此枚举,但由衷感谢,且必不会忘。

    以上,拜谢。

    新书试读~

    第一章要死

    苏然正推开眼前的这扇门。

    这是他的新家,一室一厅,位于冰城近郊位置,地段儿算不上好,房租价格对苏然这个刚刚失业的家伙来说却相当可人。

    苏然今年二十三岁,大学毕业一年半,本来有个还算不错的工作,但眼下,却是再一次是成为了失业的毕业大学生之中的一员。

    这是一栋七层的建筑,年头较长,位置在四楼,却有种淡淡的潮味儿,苏然也没有太大的要求,起码在找到一个新的工作之前,他就只能先住这儿——要不然就点儿露宿街头了。

    房间里的摆设都很简单,苏然今天才正式开始搬家,这里现在的东西大都是之前便有的。

    苏然也是随遇而安的性子,他将手里的东西放下,在自己的新家里面巡弋了一圈儿,这时候外面的天色才是正午,阳光最炙盛的时候,年轻人又一眼看见了房间里的那张床,忍不住便生出偷懒儿先睡一觉的心思来。

    他眯着眼睛看着窗外明媚的天光,心想这当真是一个睡觉的好时辰。

    于是我们的苏然在跑几趟先把自己的东西都搬过来和睡一觉儿之间稍作犹豫,就选择了后者——这也算是养足精神不是?

    苏然的偷懒大计就此开始,他给自己设了个一个点儿的闹钟,倒头就睡。

    苏然虽然有时候习惯性偷懒,但他这种人,还是比较在意效率的,一般哪怕是偷懒睡觉,也是定好闹钟,闹钟一响,就一定起来,分分钟就重新精神了。

    今天也不例外。

    大概一个点儿,闹钟一响,苏然就醒了。

    他坐了一会儿就彻底从刚刚睡醒的困顿之中彻底清醒过来,然后年轻人抬起头来,却意识到一点——天暗了。

    是的,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窗外面刚刚还万里无云的天色……暗了下来。

    而且,苏然听得清清楚楚,有振聋发聩的、像是惊雷一样的声音在世界之外响彻。

    是要下雨了?

    这天色变得也太快了吧?

    苏然可没带伞,他新家这儿的位置又相当的偏,他便打算先回原来的住处去。

    于是他便把手机往口袋里一揣,拎着钱包就推开了门。

    外面,是一条长长的廊道。

    等一等……

    长长的廊道?

    苏然记得清清楚楚,这栋楼一共四个单元,都是一层楼梯往上两户人家的标准结构,哪儿来得这种地上甚至铺着地毯、类似于宾馆那种长长的廊道?

    这一刻,苏然忍不住回过头来,正看见自己身后,那哪里还是他熟悉的一室一厅?

    在苏然身后,分明就是一个旅店宾馆房间一样的布局房间,正对着门的就是一整面遮着厚重窗帘的落地窗。

    而那防盗门也在这一个瞬间变成了一扇红木门,上面甚至标记着202的房间号。

    仿佛只是瞬息之间,苏然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只有他自己是这个变化之中最为迟钝的一环。

    开什么玩笑?做梦?

    难道是自己没睡醒,眼下还在梦境之中?

    不,不可能,哪儿有自己在自己梦里面意识到自己睡着了之后还无法清醒过来的?

    苏然正在这儿满脸诧异的胡思乱想,就听见一阵脚步声传来。

    这一刻,年轻人回过头来,看见一位美人儿向自己迎面跑来。

    对方从这酒店长长廊道的一个拐角冲出来,中国人,一头长长的马尾甩在身后、一身开叉极高的v领天蓝色旗袍、修长的大腿、深深的事业线……完美的身材展露无疑。

    而这个人本身,在信息爆炸的年代,美女绝对算不上是难以一见的稀有动物,苏然以前唯一一个前任女友就是个小清晰的美女,但,眼前的这个人,虽然称不上是倾世祸国,但绝对称得上是花瓶级别的,五官精致,皮肤白皙,睫毛修长。

    而此时此刻,这样一个美人儿就在潇洒的向苏然跑来。

    苏然看见了她,她自然也早发现了苏然,这一刻,两个人的神色是完全不一样的,苏然嘛,那是呆傻与蠢萌并存,一脸看见美女却分不清楚状态的样子,而那旗袍美人儿,却眼中像是惊诧,然后就是一抹厉色。

    那女人的速度很快,在这么一个愣神的功夫,她已经来到了苏然的身边。

    年轻人终于缓过神来。

    然而也正是这一刻,从刚刚那女人跑过来的廊道尽头,有另外一个人冲了出来,让苏然魂飞魄散的是,那个人手持双枪,在廊道的尽头往这边扫了一眼,刚刚稳住身形就直接抬起枪口,对向苏然与女人这个方向。

    苏然毫不怀疑,只要一枪,他就要归西。

    而女人这时候正好与他错身而过,两个人没说一句话,而因为那两把枪而微微惊悚起来的苏然此刻的注意力全在那持枪之人的身上,便很难注意到这一刻那女人一个潇洒之极的错步,直接旋身来到苏然的身后,让不明所以的年轻人成为她的挡箭牌。

    借助这个高难度动作而掀起的性感旗袍下摆,女人伸手直接扣住安置在大腿极深处外侧的枪,眸光从苏然的身躯空隙之中冷冷逼视那个手持双枪的男人。

    无论这两个人谁先动手,死的都一定是他苏然。

    而此时此刻,苏然尚未意识到这一点,他真的是满心的惊骇,任谁从自己家出来不变周围的景色变了还被一个壮汉拿枪指着都要惊骇莫名,甚至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尤其是前一刻还是身材火爆的美女、下一刻就是冰冷死亡气息的枪口直逼,这样的反差,谁都要蒙圈。

    苏然还强一点儿,这时候大脑不是一片的空白,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死了!

    然后他听见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

    ……

    10月8号,让我们与《位面特派员》不见不散,与特派员苏然先生肩并肩——这广告我都觉得很商业呀~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圣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诸葛步天的365滚球因雨暂停_外屋滚球365_365后滚球求网址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诸葛步天并收藏圣骸最新章节